首頁>委員風采

王均金:與民航業改革結下的緣分

2019-10-23來源:人民政協報
A- A+

1991年,我們三兄弟破天荒地包了飛機,從此,均瑤集團與民航業改革結下很深的緣分。

當時,“承包”是改革開放的熱詞。美國《紐約時報》記者也報道了這件事,他在報道中說:“中國具有開拓和創業精神的企業家,可以助長中國民營經濟的騰飛。”現在看來,這個記者敏銳地看到了中國發展的大勢。

我們兄弟出身于浙江溫州蒼南的小漁村,上世紀80年代,我們也跟著老鄉在湖南長沙做起了小買賣,是赴全國百萬溫州大軍中不起眼的“娃娃老板”。1990年,中國第一次承辦亞運會,我們也跟《亞洲雄風》中唱的那樣,熱血沸騰。當時長沙到溫州沒有直達火車,我們回溫州很不方便。有一次,大哥王均瑤在車上抱怨,一個老鄉開了句玩笑話:“你想快,你包飛機回去啊?!”這句玩笑話在我們心里播下了“種子”。

恰好1990年溫州永強機場建成。大哥跑到湖南民航局,一間一間地敲辦公室的門要咨詢包機的事情。那個時候,正是民航部門第二輪改革———政企分開改革時期(1987年-1992年)。時任湖南民航局運輸處處長周季恒告訴大哥,如果對民航業務不熟,包飛機會虧本,搞不好一年要虧掉幾十萬元甚至上百萬元。然而大哥很堅決,他告訴周處長,我們都已經做過調查,溫州有好幾萬人在湖南做生意,市場需求很大。大哥表態,包機可以給老鄉創造方便,虧一點也沒有關系。

周處長將信將疑,悄悄跑到溫州調查我們的經濟實力和人品。最后,他說:“你們到縣政府開個證明,讓縣政府給你們擔保。”那個年代,誰坐飛機都要開證明。溫州得改革開放風氣之先,當時的蒼南縣政府對個體私營經濟發展非常重視,縣里真的給我們開了證明,證明我們的人品和經濟狀況。我們花了半年多的時間,一路跌跌撞撞,找有關部門蓋了100多個章,交了承包押金,獲得了溫州往返長沙航線的承包權。

1991年的7月28日,一架載著40多名旅客的“安-24”型民航客機實現了從長沙到溫州的首航。頭一個月,我們大約贏利1萬元左右,但是,我們確實是“外行”,我們手忙腳亂地兩地營銷、管理,其實后來就出現了虧本,大約虧了100萬元左右。我們東拼西湊,咬牙挺了過來。就算是交了學費吧。

民航部門對承包航班的事爭議很大,我們自己也很惶恐。1992年,鄧小平同志發表南方談話,一下子,我們就有了底氣。1992年以后,我們取得民航部門的同意,相繼開通了溫州至昆明、溫州至貴州等40多條航線。

2002年起,中國民航業實施第三次民航體制改革,我們抓住機會,以18%的股份入股武漢航空,與東方航空等共同重組了東方航空武漢有限公司。這是民營企業首次入股國家全資控股業務領域。

2005年2月,國務院發布《關于鼓勵支持和引導個體私營等非公有制經濟發展的若干意見》(“非公經濟36條”),這份新中國成立以來首部以促進非公有制經濟發展為主題的中央政府文件,允許非公有資本進入壟斷行業和領域,在電力、電信、鐵路、民航、石油等行業和領域,進一步引入市場競爭機制。這更加堅定了我們發展航空業的決心。

2005年,均瑤集團獲準成立了上海吉祥航空有限公司。2014年,由吉祥航空控股設立的公共航空運輸企業———九元航空經國家民航局批準成立。2016年,上海啟動新一輪國有企業混合所有制改革,吉祥航空與東方航空相互參股,我們再一次走上了中國民航業改革的前沿陣地。今天,航空運輸業務是均瑤集團發展的支柱產業之一,年營收過百億元。

2008年,我擔任全國政協委員后,多次就中國民航業的發展中的瓶頸問題提出意見建議,一些建議獲得了有關部門采納。現在,航空業健康發展依然是我關注的方向。

今年8月29日,我的小弟王均豪當選第五屆全國非公有制經濟人士優秀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建設者。在表彰大會上,全國政協主席汪洋說,廣大非公有制經濟人士的成功源于自身努力,更得益于黨的領導和改革開放的偉大時代。

這話說到了我心里。我們兄弟本是很普通的農村窮孩子,有幸遇到改革開放的年代,從小漁村走上了民航之路,經歷了中國民航業市場化改革的關鍵節點。現在,新時代又給了我們更加廣闊的舞臺,我們的夢要與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緊緊地交織在一起。

版權所有: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 京ICP備08100501號

網站主辦:全國政協辦公廳

技術支持:央視網

2019年正版香港资料一二三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