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理論研究

將專門協商機構作用落到實處

2019-10-22來源:人民政協報
A- A+

自習近平總書記在人民政協成立65周年大會上的講話中提出發揮人民政協作為專門協商機構作用以來,理論界進行了比較深入的探討,各地政協組織也開展了許多有益的探索。

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政協工作會議暨慶祝人民政協成立70周年大會上的講話中,從理論與實踐相結合的高度,具體闡明了發揮人民政協專門協商機構作用的理論預設和實踐路徑,從而為發揮人民政協專門協商機構作用落到實處提供了重要理論和實踐依據。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發展社會主義協商民主,必須按照習近平總書記講話中提出的理論預設和實踐路徑,深刻認識和充分發揮人民政協專門協商機構作用,從而使社會主義協商民主行穩致遠,為人類政治文明發展作出中國的特殊貢獻。

繼承和發揚“有事好商量”的傳統

中國傳統社會很早就有“明堂議事”的做法。據《楚辭·九嘆·逢紛》:“始結言于廟堂兮,信中涂(途)而叛之。”王逸注:“言人君為政舉事,必告于宗廟,議之于明堂也。”王逸的注中明確提到“告于宗廟,議之于明堂”,這可能是中國歷史上關于協商的最早記載。即使在長期的專制制度下,中國歷代朝廷都有朝議或廷議制度,大凡國家大事都要在朝堂上進行討論和商議,而并非君主個人的獨斷。這雖然不同于現代意義上的協商民主,但至少可以看到中國古代是有協商政治傳統的。

在當代中國,協商民主已然是中國社會主義民主政治的亮麗風景線。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的,它源自中華民族長期形成的天下為公、兼容并蓄、求同存異等優秀政治文化,源自近代以來中國政治發展的現實進程,源自中國共產黨領導人民進行革命、建設、改革的長期實踐,源自新中國成立后各黨派、各團體、各民族、各階層、各界人士在政治制度上共同實現的偉大創造,源自改革開放以來中國在政治體制上的不斷創新,具有深厚的文化基礎、理論基礎、實踐基礎和制度基礎。

因此,要發揮人民政協專門協商機構作用,必須繼承和發揚“有事好商量”的政治文化傳統,充分利用人民政協包容面寬、聯系廣泛、智力密集的特點,在協商中促進廣泛團結、推進多黨合作、實踐人民民主,既秉承歷史傳統,又反映時代特征,全面展現我國社會主義民主有事多商量、遇事多商量、做事多商量的特點和優勢。

營造良好的協商氛圍

習近平總書記明確指出,能聽意見、敢聽意見特別是勇于接受批評、改進工作,是有信心、有力量的表現。為了保證協商能夠理性有序進行,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發展社會主義協商民主,要把民主集中制的優勢運用好,發揚“團結-批評-團結”的優良傳統,廣開言路,集思廣益,促進不同思想觀點的充分表達和深入交流,做到相互尊重、平等協商而不強加于人,遵循規則、有序協商而不各說各話,體諒包容、真誠協商而不偏激偏執,形成既暢所欲言、各抒己見,又理性有度、合法依章的良好協商氛圍。對各種意見和批評,只要堅持黨的基本理論、基本路線、基本方略,就要讓大家講,哪怕刺耳、尖銳一些,我們也要采取聞過則喜的態度,做到有則改之、無則加勉。

習近平總書記上述講話精神,為營造良好的協商氛圍提供了重要理論和政策依據。人民政協協商民主以及整個社會主義協商民主,一旦有了這樣的協商氛圍,就能從根本上提升社會主義協商民主的質量。

完善制度機制

協商民主的有效開展,制度機制是基本保障。為了發揮人民政協專門協商機構作用,習近平總書記提出,要堅持黨委會同政府、政協制定年度協商計劃制度,完善協商于決策之前和決策實施之中的落實機制,對明確規定需要政協協商的事項必須經協商后提交決策實施,對協商的參加范圍、討論原則、基本程序、交流方式等作出規定。

中共十八大以來,各級政協積極探索,不斷完善協商形式,并將成功實踐經驗上升為制度機制。如,專題議政性常委會會議、專題協商會、雙周協商座談會、對口協商和界別協商、提案辦理協商,等等。其中,政協全體會議協商、專題議政性常委會會議、雙周協商座談會、提案辦理協商的程序性規定越來越具體,對參會人員、協商內容和程序等都作了進一步細化,對政協協商與黨委政府工作的銜接等,都提出了具體落實舉措,從而使政協協商在制度化程序化規范化上有了實質性提升。

當然,政協協商民主不是單打獨斗的,社會主義協商民主是一個由多種民主形式構成的完整體系。因此,發揮人民政協專門協商機構作用,必須進行有效的制度機制整合,既突出政協協商民主的特點和優勢,同時積極與其他民主形式協調配合,將協商貫穿于政協履職全過程,推進協商民主制度化規范化程序化。

提高政協委員的履職能力

人民政協能否發揮專門協商機構作用,關鍵在于政協委員,而政協委員能否發揮作用關鍵在于履職能力。因此,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要以改革創新精神推進履職能力建設。

當前,一些地方政協委員履職能力參差不齊。習近平總書記提出,政協委員來自方方面面,對一些問題的看法和認識不一定相同,但政治立場不能含糊、政治原則不能動搖。他特別強調廣大政協委員要學習貫徹黨的基本理論、基本路線、基本方略,不斷增進對中國共產黨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政治認同、思想認同、理論認同、情感認同。要不斷提高思想水平和認識能力,廣泛學習各方面知識,準確把握政協履職方式方法,深入調查研究,積極建言獻策,全面增強履職本領。要發揮橋梁紐帶作用,在界別群眾中多做雪中送炭、扶貧濟困的工作,多做春風化雨、解疑釋惑的工作,多做理順情緒、化解矛盾的工作。要自覺遵守憲法法律和政協章程,積極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錘煉道德品行,嚴格廉潔自律,以模范行動展現新時代政協委員的風采。

掌握和運用專門的協商藝術與技術

從一定意義上講,協商是個藝術和技術活,要發揮人民政協專門協商機構作用,必須掌握和運用專門的協商藝術和技術。

專門協商機構要突出其專業性。專門協商機構的專門者,通常有三層意思:一是特別,即不同于其他;二是專事,即集中于某一件事情;三是專長,即特別長于某一項工作。人民政協作為專門協商機構,必須有專門協商機構的樣子和風范。比如,協商事先要有專項協商計劃,要有完整的制度程序與參與實踐平臺,等等。同時,要健全協商民主的制度程序,建立協商議政質量體系、評價標準和評價辦法,協商過程中不要各說各話、流于形式,要有互動、有商量,使協商對凝聚共識、優化決策起到重要作用。

專門協商機構要突出其藝術性。要按照懂政協、會協商、善議政的要求,切實提高委員從事協商的素質和能力。其中,“懂政協”不僅是了解政協的由來和歷史,更重要的是政協的性質、職能、特點和遠景;“會協商”不僅是指調研、商量、協作的能力,還包括平等的能力、親和的能力、引導的能力。“善議政”則要求在“善”字下工夫,努力做到發言說到點子上,批評點到關鍵處,建議要一語中的,批評要切中要害。從一定意義上說,只有當委員成為懂政協、會協商、善議政的行家里手時,委員才能成為合格的委員。各級政協組織要從理論和實踐上加強對委員的培訓,努力提高協商的專業化水平。

專門協商機構要突出其技術性。當今世界科學技術迅猛發展,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的廣泛應用,特別是區塊鏈技術對民主政治已經產生了重大影響。互聯網的特性與民主實踐的要求有著天然的耦合,網絡空間成為民主實踐的重要公共場域。在一定程度上,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解決了民主實踐中存在的信息不對稱、參與不廣泛的問題。而互聯網與區塊鏈的結合,則為破解這些瓶頸提供了可能。按照區塊鏈的理念,協商民主過程也能成為一種算法,通過計算把各種不同的信息整合為傾向性意見,進而在技術規制的基礎上建立一套共識和共治機制,從而為協商民主實踐提供數據化支撐,既豐富了協商民主形式,也提高了協商民主質量。人民政協要按照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的要求,充分利用現代科學技術手段,在已經開展的遠程協商、網上議政基礎上,創新新的協商技術形式,給協商安上科學技術的翅膀,使之能夠在更高的天空飛翔。

(作者虞崇勝系華中科技大學國家治理研究院特聘研究員、武漢大學教授、中國人民政協理論研究會常務理事)

版權所有: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 京ICP備08100501號

網站主辦:全國政協辦公廳

技術支持:央視網

2019年正版香港资料一二三份